广告位
产品搜索
 
我提高说话的声音,让摩擦声屈服在我们的温情里。
作者:作者6    发布于:2019-04-14 15:10:4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5岁那年,你空手回来。还没进家门口,我就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大门啪地一关,接着蹦蹦跳跳地滚到奶奶怀里去了,吃吃地笑。我看

5岁那年,你空手回来。还没进家门口,我就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大门啪地一关,接着蹦蹦跳跳地滚到奶奶怀里去了,吃吃地笑。我看到你难为情地也笑了笑,没有出声。双手不知道应该放哪,也不坐下。好像这不是你家的样子。我哪里记得你回没回家、多少年没回家了呢?我知道的事,就是过年了就有糖果,就可以放烟花,就有新的小伙伴,还有……他们的爸爸妈妈。

11岁那年暑假。你说,我可以去你那过暑假。你一定不知道听说这个消息后的我有多开心吧。我兴奋地把自己最漂亮的几条裙子小心翼翼地折到密码箱底,一条粉红色格子、一条蓝蝴蝶半身,另外两条及膝的大雏菊花瓣。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十分轻盈,接近起飞了。我一手拈住老师奖励的艳艳的小红花,一手拿着桃形镜子,对着镜子里的小红花和自己,乐呵呵地想:你们长得真像。

15岁的寒假,你终于回家过年了。我跳起来,对着缓缓驶过来的大巴又叫又笑又挥手。车一停,我急急忙忙冲了上去,来不及抱怨司机今天为什么还没到路口就停车。因为,我看见你了,老了许多岁的你。我抢着提你的行李,沉甸甸的,里面哐当哐当地响。我猜,你一定是给我带了礼物。我一时忘记剧烈挥手带来的酸痛。我的耳边没有寒风吹大雪的声音,全是你爱的问候。你扶着我走滑滑的雪路,我偏过头看你时也看到了从你嘴里呼出来的热气,它飘在冷空气中,像放烟花后的火药气,竟还没有散去。我感觉我们好像从来都没有一别多年。我抓紧你的行李袋,手掌火辣辣的。羽绒服与行李袋发出刺啦刺啦的摩擦声。我提高说话的声音,让摩擦声屈服在我们的温情里。

2018年的春节,有你。我们无话不谈。你说,这些年你很累也很对不起我们。我问,那么爸爸你都在干些什么呢?你摸摸我的发顶,看着我的眼睛,吐了一口气:“创业”。你知道吗?这时候你整个人都在发光。我摇摇你的手臂,没有摸到臂肉,把脸埋进你的肩膀,瓮声瓮气地问:“那爸爸……你成功了吗?”你笑了,开心地笑,我从来都没有见你那样笑过。过了一会儿,我也笑了,腼腆地笑,对你说“爸,我……有男朋友了。”你僵住了,连笑容都僵在了你的脸上。我看到了你脸上沟沟壑壑地皱纹,像黄土高原,黄黄的,深深的。我知道,那是风力侵蚀和流水沉积的作用。“他……对你好吗?”…….“一定要比爸爸对你还好。”说到这句话时,你又顿了一下,叹息一声,“爸爸……对你不好。”……“那一定要比爸爸对你好的一万倍。“我哭了,眼泪越擦越多。我想起来,小时候,你把我一颠一颠地架在脖子上的时侯,趁无人对着天空喊过:”爸爸比任何人都对你好一万倍。“我在你肩膀上乐得摇摇欲坠。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3-2018 k彩
网站地图